命运途径,序列1“水银之蛇”。“生命学派”中“命运议会”的议长,初始形象为生病的小男孩,因为乌洛琉斯的干扰不得已之下成为了医生的孩子,开始了人生的重启。克莱恩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他折的千纸鹤,并通过千纸鹤在梦中互相交流。告诉了克莱恩压制“概率之骰”的方法。拥有命运途径唯一性“概率之骰”但无法容纳。

尊名(序列三):“幸运的化身,预知未来的怪物,传播厄难的灾祸,贝克兰德所有命运的见证者,混乱与疯狂的看守。”

命运途径,半神。“生命学派”中“命运议会”的议员,在威尔.昂赛汀重启循环时保管“概率之骰”,帮助安德森解除乌洛琉斯壁画上的噩运诅咒,罗伊.金的老师。

命运途径 序列5“赢家”。达克威尔的老师,曾拜托其将封印有“概率之骰”的首饰盒送到乔瑞德手中,因未知原因被抓捕并关押在拜亚姆的总督府里但在被抓捕前就清除了自己所有关于生命学派的记忆,现已被救出。

月亮途径,序列8“驯兽师”。罗伊.金的弟子,拥有一只疑似观众途径的神奇动物猫头鹰“哈里”,曾发布关于自己老师的寻人启事,当得知自己的老师被抓后想到了他留给自己的信件,按照信上的提示获得了封印有“概率之骰”的首饰盒,但因为一次意外导致“概率之骰”挣脱了封印,后雇佣化名格尔曼.斯帕罗的主角将自己安全护送至奥拉维岛。

异种途径序列1“神孽”。玫瑰学派现任首领,他是九百二十二年前诞生的“神之子”,自称被缚之神的孩子,曾与“放纵派”高层联手将蕾妮特.缇尼科尔围攻杀死。

异种途径,序列4“木偶”。奥拉维岛天体教派首领的导师,追捕莎伦与马里奇的半神。持有一件偷盗者途径的封印物,但也因此引来了阿蒙的分身导致该物品被夺走。先隐匿于鲁恩的首都贝克兰德。与麦哈姆斯合作盗取图坦西斯二世木乃伊但失败。

异种途径,序列3“沉默门徒”。玫瑰学派的重要成员,高地反抗军的首领之一,绰号“沉默者”。扎特温合作盗取图坦西斯二世木乃伊但失败。

异种途径,序列4“木偶”。负责玫瑰学派在海上相关事宜的半神,被蕾妮特.缇尼科尔重创,濒死时被斯厄阿通过灵界救走。

异种途径,序列5“怨魂”。海上的海盗将军之一,旗舰为血肉之树号。悬赏金额42000镑。统领血之海盗团。残忍嗜血,欲望旺盛。外表为戴着顶陈旧的三角帽,眼窝深陷,脸色苍白得吓人。成为了克莱恩的第一个秘偶。被“绝望魔女”潘娜蒂亚吞食。后又被查拉图的留影从历史中召唤出协助克莱恩逃出困境后消散。

异种途径,序列2“古代邪物”。原本是当时高地统治者的女儿,后来成为了被缚之神的眷者,协助她的父亲建立了高地王国。再之后,她成为了序列2的天使,玫瑰学派的首领之一,崇尚节制,以清苦低欲的生活对抗疯狂。后来因斯厄阿的诞生与欲望母树的干扰玫瑰学派爆发了内部的战争,庇护莎伦等节制派成员逃离后陨落在斯厄阿等高层的围攻下。但她没有彻底死去,预先有一定的准备,在灵界以某种特殊的状态复活了过来,渴求着身体的完整。

灵界生物形态拥有四颗与身体分离头颅,每接回一颗实力都会有不小的提升(三颗头颅时可以隔空纠缠斯厄阿),因未知原因与克莱恩签订契约成为其灵界信使,现居于灵界,是莎伦的老师。

异种途径,序列4“木偶”。头发淡金,眼眸蔚蓝,容貌相当精致,但脸色异常苍白,穿着深黑哥特式宫廷长裙,戴着顶小巧的黑色软帽。曾与马里奇同为玫瑰学派的成员,因为压抑和节制的理念与组织冲突从而逃离。为克莱恩提供了三天的保镖保护,后来在克莱恩的帮助下击杀了追杀他们的玫瑰学派强者。与克莱恩共同探索了部分图铎地下遗迹。与克莱恩合作盗取了图坦西斯二世木乃伊,获得了晋升仪式的材料。老师为克莱恩的灵界信使蕾妮特.缇尼科尔。

魔女途径,序列4“痛苦魔女”。原初魔女的降生载体,曾因与封印物0-17接触导致与原初魔女的联系被切断,为替王子复仇,又祭拜原初魔女,与被困在星空的“门”先生取得联系。为破坏乔治三世的寝陵而使用“昨日重现”符咒重新成为原初魔女的降生载体,并获得了部分神灵的力量,虽成功破坏了仪式但也因此而亡。

称号为“白之圣女”,阿兹克的老朋友,”疾病中将“特蕾茜的母亲,曾代表魔女教派与鲁恩王室联手。在贝克兰德被恢复不少力量的红天使恶灵活捉,后被放走。

魔女途径,序列5“痛苦魔女”。旗舰为黑死号。原称“疾病少女”,在齐林格斯死后收服其船队,晋升为海盗将军。

魔女途径,序列4“绝望魔女”。“贝克兰德大雾霾”事件制造者之一,称号为“绝望夜莺”,被封印物0-17“擦除”到隐秘小镇,被“蛆虫王座”制成密偶。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