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多么富有经验的球员,来到克鲁斯堡剧院参加世锦赛首轮比赛都会感到紧张。今年的世锦赛首轮比赛颇有看点,而热门球员在第一轮爆冷的可能性和以往一样大。这次我们就来盘点历年世锦赛首轮“爆冷”的精彩场面。

作为一名没有世界排名的业余球员在世锦赛首轮击败球迷们最钟爱的奥沙利文,如此巨大的脑洞任谁也不会觉得会发生在现实之中。然而詹姆斯·卡希尔做到了,他以10:8击败奥沙利文的壮举震惊内外。

在5:8落后的情况下,奥沙利文奋起直追,在扳平比分的过程中先后打出了单杆104分和89分。然而他在第17局打丢了一个相对简单的粉球,让有史以来第一位闯入正赛的业余球员卡希尔拿到了赛点。

在卡希尔以一杆53分拿下比赛之时,这位已经被自己的成绩震惊到呆滞的年轻球员说道:“我努力发挥自己的专业水平,全身心的投入到比赛之中,没有太过冲动。打到最后我几乎被压制的喘不过气来。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闯过首轮的卡希尔差一点就在第二轮淘汰了另一个种子选手,但遗憾地在决胜局被斯蒂芬·马奎尔以13:12击败。这也是卡希尔唯一的一次世锦赛正赛经历。

46岁的麦克劳德,时年排名世界第54位。麦克劳德在0:4落后的情况下,凭借在冗长而缓慢的比赛节奏中拖垮特鲁姆普而取得了他“职业生涯最大的胜利”。

随后麦克劳德在第二轮以3:13大比分输给了斯蒂芬·马奎尔,并在2018/19赛季结束后跌出职业。然而不懈努力的他还是通过2020年的Q School重新拿回了职业资格。

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赢得了七个世锦赛冠军,很少有人会相信如日中天的斯蒂芬·亨德利已经由巅峰走向衰落。

2000年的亨得利仍然只有31岁,对冲击个人第八冠踌躇满志。对于首次参加世锦赛正赛的斯图尔特·宾汉姆而言,他不会知道自己会在15年后也能将世锦赛奖杯揽入怀中。

世界排名第92位的宾汉姆在克鲁斯堡打出了8杆50+,结束了亨德利在克鲁斯堡的统治地位,赛后亨德利始难以置信的表情深深地留在了很多人的记忆里。

你以为在此之后宾汉姆就走上了一条康庄大道吗?实际上并不是,宾汉姆又过了11年才赢得他的第一个排名赛冠军,他在澳大利亚公开赛的决赛中以9:8击败了马克·威廉姆斯,而亨德利再也没有迎来他的第八个世界冠军。

在奥沙利文首夺世锦赛冠军的前一年,他以9:10的比分戏剧性地败给了名不见经传的大卫·格雷。

在这场比赛中,奥沙利文在决胜局前一直保持住了领先的优势,他创纪录地打出了 136分、123分、115分、102分和101分的五杆连续破百以及3杆50+,然而他还是输了。

来到比赛第二轮的格雷迅速被多米尼克·戴尔以13:1的比分击败,以总得分208分创下了世锦赛第二轮25局制以来最低得分记录。

作为1996年的世锦赛亚军,彼得·艾伯顿在与斯特凡·马佐罗基斯赛前颇受看好,二人在此之前唯一一次交手是艾伯顿以10:4轻松击败马佐罗基斯。

反观马佐罗基斯,他喝了“几杯”啤酒来帮助放松,最终以10:3的成绩轻松将胜利握在了手中。

马佐罗基斯在第二轮比赛中以9:13输给了加拿大的阿兰·罗比杜。他在2009年最后一次参加世锦赛资格赛时以9:10输给了托尼·诺尔斯,就此告别职业。

1995年,安迪·希克斯在首轮比赛中击败了六届冠军、赛事二号种子史蒂夫·戴维斯,成就了世锦赛首轮最大的冷门之一。

当时21岁的希克斯首次参加世锦赛正赛,通过连续得分和稳定的战术建立起了8:3的领先优势。

之后戴维斯发起反击,一度将比分追到7:8。希克斯凭借着超人的勇气,顶住压力拿下了比赛的胜利。

在战胜戴维斯之后,希克斯一路击败威利·索恩和彼得·艾伯顿,在半决赛中以11:16输给奈杰尔·邦德。除了世锦赛的优异表现之外,希克斯还打入了英锦赛和大师赛的四强,世界排名攀升至第17位。

在世锦赛开赛前的三个月,戴维斯分别拿下了1981年的英锦赛和大师赛冠军。来到谢菲尔德的戴维斯有望实现单赛季三大赛全满贯的荣耀。

与此同时,作为卫冕冠军戴维斯的首轮对手是第二次亮相克鲁斯堡的托尼·诺尔斯。诺尔斯首次打入世锦赛正赛就是在一年前的1981年,他在首轮输给了格雷厄姆·迈尔斯。

但“克鲁斯堡卫冕魔咒”还是击败了如日中天的戴维斯,诺尔斯建立了4:0和8:1的巨大领先优势。哪怕诺尔斯在比赛结束前就早早在夜总会庆祝即将到手的胜利,但戴维斯还是没能实现逆转,最终以1:10的耻辱比分结束了世锦赛之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