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战争无可避免的情况下,最好的情况是对于作战双方有着充分的了解,通过行之有效的谋略,来达到作战目的。

最坏的情况则是因为了解不充分,不得不陷入到了敌军的作战节奏当中,从而导致自己不仅损伤严重,还达不到作战目标。

“成功之路中,天时地利人和为三要素。”对于上兵伐谋来说,能够准确地掌握天时地利人和这三大要素,正是制定精准谋略之前,极为重要的一环。

如果只能通过地形勘探和暗探通报,完整地分析出地利人和这两大因素,那么即使仅仅只有天气的变化,也能够达到一举扭转战局的结果。

在长津湖战役当中,88师不仅面临了天时地利的双重艰难挑战,还面临了人和的不利因素。

在种种不利,且领导人并没能够想出恰当且合适的解决方法的时候,88师最终不仅没能完成既定的作战任务,还遭至了大量的人员减员,从而使得最后因为人员不足,88师番号也被撤销。

“长津湖战役是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中发生在长津湖地区的一场战役。”当时负责和美军第10军对战的志愿军第9兵团3个军,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条件下,和不论是武器装备还是物资条件都要远胜于志愿军的美10军进行了直接较量。最终,战士们不仅通过战争收复了三八线以北的广大地区,还创下了战斗记录。

当时参与这场战争的有志愿军第9兵团的第20军、26军和27军,其中,被调给26军的88师,实际上原来隶属于其它部队。在紧急被调入到26军之后,因为双方之间并不熟悉,所以26军的指挥员对于88师的实际状况并不了解。

在长津湖战役当中,志愿军采取的是“迂回切断、包围歼击”的作战方法。想要达到这一作战目的,首要的就是行动迅速出其不意。

为了能够让美军猝不及防,约10万的志愿军战士们翻山越岭地向敌人靠近。在行进过程当中,为了隐蔽,志愿军需要进行严密伪装,且忍着苦寒饥饿和疲劳昼伏夜行。

当时虽然志愿军有配备炊事班,但等烧好的饭菜送到前线战士手中的时候,饭菜都已经冻成了冰块,所以志愿军只能啃硬土豆来维持体力。

除了大量没能做好充分的物资准备工作,从而没有棉服的部队之外,少数匆忙配备了棉服的部队,也因为极端天气,而遭遇到了棉服被淋湿后又被冻在身上的巨大伤害。

在这场十分艰难的长津湖战役当中,虽然志愿军“创造了抗美援朝战争中全歼美军一个整团的纪录”,但也受到了极惨重的非战斗减员。第9兵团在这次战争当中,冻伤冻死人数高达3万多人,远比战斗伤亡的1万9千多人要多。

“务必于(12月)3日凌晨到达下竭隅里。”在战斗当中,为了能够阻止已经准备紧急撤退的美军陆战一师,指挥给26军下达了立即南下,在3日的凌晨到达目的地,阻断撤退的美军的任务。收到任务之后,26军的军长非常清楚,自己手下各个师都距离任务目的地较远。

考虑到当时的恶劣天气,以及自己各个师的实际情况,26军军长张任初开始和第九兵团的指挥部进行协商。

在协商之后,指挥部同意将时间改到4日凌晨。收到任务的时候是12月2日凌晨,所以纵使指挥部已经同意延长时间,但对于部队来说,要求依然十分严苛。

在这种情况下,张任初在考虑了各师的实际位置之后,最终将这一任务交给了其还并不充分了解的第88师。当时的“88师师长吴大林”,在接到了命令之后,并没有立即出发。

88师所在的位置,距离目的地有大约70公里的距离,在需要隐藏行迹,没有先进工具的情况下,想要在两天之内赶到目的地,必须要马不停蹄出发。

让深知这一点的吴大林犹豫的原因,在于当时天气条件过于恶劣,战士们的生存情况并不乐观,凌晨时天色昏暗,这时出发,极容易迷失在大雪中间。

为了防止部队中出现大量掉队迷路的情况,吴大林最终在3日下午的时候才率领部队出发。虽然这时天色要好一些,但却无法达到隐秘踪迹的效果。没有想到这一点,只为了赶时间而命令88师在大路上快行的吴大林,很快就为自己的错误决定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大路上鲜明的行进队伍,很快就被敌军所发现。在“一群敌机的密集轰炸”之后,88师人员伤亡惨重。吴大林乘坐的吉普车直接被炸翻,吴大林也受了轻伤。

因为这场伤亡,88师和大部队失去了整整一天的联系。在部队为了躲避敌机被迫分散,又无法和上级及时联系的情况下,上级难以紧急做出军事调整。

“朝鲜50年不遇的极寒天气。”当时的朝鲜,正处于极端寒冷的天气当中。不仅气温是零下48度,还时不时雨夹雪。雨水能够浸透棉衣,而气温则能将被打湿的衣服给冻住。

极端恶劣的天气,让大量的将士们被冻死,给志愿军造成了数量极高的非战斗减员。第9兵团这场战役当中被冻死的人数高达4000多人。

感受到极端天气威力的88师师长吴大林,为了保全更多的战士所做出的决定,虽然能够理解,但是考虑到任务的重要性和实际情况,其也许可以适当和上级进行沟通调整,在沟通过程当中,如果能够想出良好解决当下困境的方法,那么结局也许不会如此惨烈。

在晚了10多个小时出发之后,没有意识到敌军巨大危害力的吴大林,为了能够尽可能地完成任务,依旧选择从大路速行。

在被敌机予以迎头痛击之后,通过艰难休整,88师最后在6日凌晨才赶到作战目的地。这比最开始的约定时间晚了整整两天,当时“美军陆战一师早已突围。”

因为既没能按照上级指示行动,又没能完成任务,所以在长津湖战役结束之后,以消极怠战的原因,判处了88师师长吴大林枪毙。但后来经过志愿军总部的认真研究,在得知了当时的作战情况之后,将枪毙决定改为了撤职,同时88师政委也被撤职。

因为战斗减员和非战斗减员十分严重,88师经此一役,人员数量已经难以构成一个师考虑到整体作战能力,88师的番号和建制被撤销,活下来的战士和军官们被编成了“26军的一个特务团”,以特务团的建制来加入到战斗当中。

“1951年2月撤消了第88师番号和建制。”虽然在经过实际调查,了解清楚了当时的艰难情况之后,吴大林没有被枪毙,但被撤职的吴大林,在这次战争之后不久,就从朝鲜回到了祖国,且在1955年的开国将帅评选当中,没有得到任何将帅军衔。

早在1932年就加入到中国工农红军当中进行战斗的吴大林,因为在长津湖战役当中的延误战机,以及错误判断,从而致使88师损失惨重,虽然后来免受死刑惩罚,但却被撤销了职位。除了吴大林之外,政委也被撤职,88师的番号则因为人员过少而被撤销。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